当前位置:mifengtang.com社会中国第二次严打的导火索,1996年,到底发生了哪些大案?
中国第二次严打的导火索,1996年,到底发生了哪些大案?
2022-11-21

在之前的文章中,作者和大家聊了一系列关于严打的案件,例如严打的规模、时间,严打抓获的罪犯等等。今天,我们聊聊1996年严打的导火索。认真的说,进入了1996年以后,我国各地区陆续发生了几起影响恶劣的重特大案件,造成了各地群众的恐慌。那么,到底发生了哪些大案要案呢?今天,我们就聊聊这个问题。

首先,我们聊聊什么是严打。严打的全称是《关于严厉打击各种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》,简称为严打。1983年7月,我国开始了著名的严打行动。由于后来在1996年和2001年,又进行了两次严打。因此,1983年严打又被称为第一次严打。1996年严打和2001年严打,被称为第二次和第三次严打。

从80年代末期、90年代初期开始,我国社会治安面临挑战。对于很多80年代出生的朋友们来说,相信对于90年代前期的社会治安情况不会陌生。我们以山西省为例,据统计,1991年以来,全省(山西省)共立车匪路霸案件7435起,其中抢劫案件3501起,盗窃案件2723起,流氓、伤害案件596起,杀人案件166起,哄抢案件77起,其他案件26起。

1995年,我国公安机关的立案数量已经达到了150万件。时间进入1996年以后,我国几个省市和地区,陆续发生了一系列的重特大案件,造成了群众恐慌。尤其是北京地区,进入1996年以后,发生了三起重特大案件。

1996年2月,作为副国级干部,第八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沛瑶,在家中遇害,凶手正是负责李沛瑶安全的武警战士张金龙。李沛瑶是著名民主人士李济深将军的第5个儿子,1949年,应毛主席之邀,李济深带着全家北上。在新中国建设阶段,李沛瑶考入了北京航空学院飞机制造专业。

随后的一段时间,李沛瑶在江西南昌飞机制造厂,工作了将近30年时间,从技术员一步步成为了高级工程师。80年代末期,李沛瑶先后担任了全国总工会主席、国家劳动部副部长。1992年,又当选为民革中央主席、八届人大副委员长。按照规定,属于副国级干部,也就是“四副两高”之一。

当时,李沛瑶的安全保卫工作,由公安部八局负责。至于作案的凶手,则是18岁的武警战士张金龙。原来,1996年2月2日凌晨4点左右(农历大年初五),张金龙利用轮班的机会,溜进了李沛瑶的住所。由于张金龙原本就负责警戒保卫工作,对于其他武警战士的位置、值班时间非常清楚。

张金龙准备潜入盗窃,但由于动静太大,被李沛瑶发现。李沛瑶大声呵斥,张金龙见行动暴露,使用厨房的菜刀行凶。最终,63岁的李沛瑶遇害。张金龙洗劫了屋内的700多元现金、相机、手表等财物之后,准备逃窜。但被巡逻的其他战士们发现,并最终擒获。这是建国以后,第一例国家级(副国级)领导人在治安案件中遇害的案件,引起了高层的重视和关注。

李沛瑶遇害案件仅仅发生6天以后,1996年2月8日上午9时50分左右,北京朝阳区安慧里附近的工商银行甘水桥分理处门口,几名歹徒抢走了2支装有巨款的运钞箱,银行工作人员和保安员被打伤。这一案件,就是著名的鹿宪洲案件的第一案。

1996年6月3日早8时5分,海淀区北下关街道联社又发生了一起持枪抢劫案件。

1996年8月27日早8时50分,北京城市合作银行滨河路支行遭到了罪犯持枪抢劫。在4名保安的奋力抵抗下,罪犯们的抢劫行动没有成功。但造成了4位保安员伤亡,由于罪犯连续作案,造成了群众们的恐慌。最后,直到1996年9月8日,也就是第二次严打期间,罪犯鹿宪洲等人,才被公安机关抓获。由于鹿宪洲在1996年春天连续作案,高层持续关注,下达了一系列的批示。

就在鹿宪洲持续作案的过程中,又发生了影响很大的白宝山案件。作为刑满释放人员,白宝山一直对判决结果不服,存在报复社会的心理。从1996年3月31日开始,白宝山开始了一系列抢枪、杀人、抢劫活动。先后抢走了一把56式半自动步枪、一把81式自动步枪、一把54式手枪。为了获得枪械,杀害了多名解放军战士、武警战士和公安干警。

1996年严打开始以后,疯狂的白宝山仍在不断作案,甚至流窜到了河北和西北地区作案。直到1997年,才被公安机关抓获。除了北京市之外,山西省、贵州省、云南省、辽宁省等省份,陆续发生了各种重大案件。

当时,时任公安部长的陶驷驹同志曾直言不讳:“(1996年)1至2月,全国公安机关重大刑事案件立案数比去年同期上升12.6%。突出的问题是:重大抢劫案件明显增多,接连发生犯罪分子以金融单位、运钞车、珠宝行为目标,持枪抢劫巨额财物的恶性案件,车匪路霸在一些地段又有抬头;杀人犯罪案件增多,影响恶劣;连续发生犯罪分子蓄意报复社会的爆炸案件;一些地方犯罪团伙活动猖獗,尤其是一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和流氓恶势力为非作歹、横行不法、欺压百姓,成为一些地方治安混乱的主要原因;制贩吸食毒品、拐卖妇女儿童、卖淫嫖娼、制黄贩黄、赌博等社会丑恶现象仍在不少地方继续蔓延;相当数量的枪支弹药、爆炸物品、管制刀具非法流入社会,对社会治安构成极大威胁。”

1996年3月中旬,最高层就做出了重要指示:“不严厉打击各种严重刑事犯罪,就不能保持社会稳定,保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。人民群众对严打拍手称快,这场斗争必须坚决进行到底。严打精神要继续坚持,严打斗争要坚持不懈,每隔一段时间全国就要集中搞一次。”

李沛瑶遇害案件、鹿宪洲案件、白宝山案件成为了第二次严打的导火索案件。1996年4月,我国开始了第二次严打。第二次严打的目标是:计划在2年时间里,迅速改变现有的社会治安情况,保障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。由此可见,当时的社会治安问题,已经成为了重中之重。